就从他的丹房之中迸发了出来几个小道童兼小药

发布时间:2018-08-19 09:27:07   编辑:盛兴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90

 就算是最霸道的安乐公主,在看清楚了来人之后,也不敢做出过多的辩解。
 
    而更加敏感的李隆基,则是抓住了其中的最关键的词语,他赶忙调转马头,吩咐他的好友顾峥:“顾大人,让二老先受累安排搬家的事宜,你随我速速前去洛阳宫中吧。”
 
    “太上皇大去,乃是朝中大事!耽误不得啊!”
 
    第十二个世界的回放(三)
 
    知晓其中的利害的顾峥,怎么可能是吴下阿蒙,他朝着门板后边露出来的两个脑袋一个眼神传递,就让自己的父母了解了让他们接受的信号。
 
    随着顾家爹娘的鱼贯而出,只剩下这王家的妹妹,自己还要多嘱咐上几句。
 
    “太上皇大不好了,这消息你要速速的传递给我的恩师。毕竟这朝廷新丧期间,禁婚嫁是惯例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普通的禁婚三月,倒也无妨,我怕当今皇上乃是孝子,若是仿造那二十七个月的古礼,怕是又要委屈你我两年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了顾峥原本还是木头呆子,现在一提到朝廷的那点事情的时候,却变成了无比精明,都敢明目张胆的口花花的人了,这王悦姑娘,在心中暗暗的啐了一口,口中回答的却是,温柔无限:“喏,顾师兄莫要担心,我会与父亲详说,等你归来。”
 
    “万望一切小心。”
 
    “嗯嗯嗯,”在王姑娘的轻轻一笑之下,同手同脚的顾峥僵硬的爬上马背,一直就僵直着到了洛阳宫的后殿水榭之内。
 
    这里依偎着假山楼阁,怀抱着人工湖泊。
 
    在这水榭之中,有一独立的浮岛,而这漂浮的岛屿之中,只有一孤零零的楼阁。
 
    这栋楼阁,为谁建造,又是谁来居住,这其中的内容就不用多说了。
 
    这个平日中安安静静的小岛,现如今却是人来人往,凸显出了一种莫名凄凉的虚假繁华。
 
    楼阁的中央,原本一日中见不到一个人的巨大的榻场之上,现在歪靠在胡床之上的,就是曾经大周朝的帝王,武皇陛下。
 
    她的周围现如今却是围满了人,因为这最后的时刻之中的衰老的帝王,再也不可能在场内的任何一个人,带来任何一点的威胁了。
 
    所以,安了心的阴谋家们,那些曾经心怀愧疚的臣子们,那些对不起自己母亲的子弟们,尽数的来到了这个阁楼之内,围绕在了即将死去的武皇陛下的身旁。
 
    啊,真是讽刺啊,这个国家最高统治者,何时也变成了被人同情怜悯的人了?
 
    就算是死,也要死的有威仪。
 
    奋力的睁开双眼的武皇,先一入眼见到的那人,就是她最小的儿子,也是她心中最喜欢躲在角落中逃避一切的儿子,李旦。
 
    这个现如今已经接手了帝国,并且用他平和中正的脾气,将朝廷管理的还算是有模有样的帝王,在武皇陛下的最后的时刻之中,到底是露出了一个儿子对于母爱的渴望。
 
    他身着黄色的皇袍,就像小时候一般,拉住武皇陛下的手,颤巍巍的问道:“母亲,你可安好,还有什么未曾了解的心愿,儿臣若是有能力一定帮母亲实现。”
 
    这般少有的温情,让武皇陛下那最后的一点争权夺利的不甘,渐渐的消融殆尽。
 
    但是她这一生的遗憾太多,想要实现的事情也太多,一时间竟是不知道如何的说起。
 
    清风渐起,吹散了桃花,吹落了杏花,将偏偏零落的花瓣,随着风的吹动,送进了这个略显寂寞的大殿之内。
 
    一片两片,落在了武皇陛下的面前,告诉她,春夏就是这样悄无声息的再一次循环往复的来临了。
 
    “啊,真好,让朕想起了朕最喜爱的花朵,众人皆说牡丹有灵,百花之王,不会像朕这个女王低头。”
 
    “曾几何时,朕下旨让百花开放,独独洛阳牡丹,不失傲骨,拒不开放。”
 
    “只是今日中,朕仍想见到那牡丹花开的模样,儿子啊,你可能做到?”
 
    这,妈,咱别闹了,行不。
 
    李旦呆愣在了当场,五年的帝王,能满足自己的事情不多,却是也不少。
 
    但是第一次,他知道了,什么叫做一个帝王的无能为力。
 
    见到李旦的表情,武皇陛下笑了,她用自己的遗憾给李旦上了一堂课,那就是在高高在上的人物,也有诸多的无奈,这世间的事物,并不是围着君主而转的。
 
    放空了自己的武皇陛下,想到了山花烂漫时,自己对着第一个王者一般的男人,嫣然而笑的一幕。
 
    又想起了,普光寺中,那个洗涤了她心灵戾气的僧人。
 
    辩机……顾峥……
 
    “顾峥可是来了?”
 
    想起了他,年老的自己虽然两眼模糊,但是那个缓缓而至,青衣麻袍的男子,却是风华不减,气度依然。
 
    他朝着她跪拜下来,对着堂上所有的人说出了一个能够帮助她完成最后遗愿的人的名字。
 
    “太上皇陛下,臣在。”
 
    “皇帝陛下,臣认识一人,能解陛下的烦忧,达成太上皇最后的心愿。”
 
    “哦?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的李旦,眼睛争得颇大,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向那个他颇为倚重的朝臣:“是何人?速速招他前来觐见。”
 
    “陛下,他乃东都洛阳城边上兴起五年之久的承天观的观主。”
 
    “颇有鬼神莫测之道行。”
 
    “这花神降临,请神驱鬼之事,道士要比和尚来的专业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“那就速速将其招来,为太上皇令得牡丹花仙,提前开放。”
 
    “喏!”
 
    疯道长,这可是你所求的道教大兴的机会,可别说我顾峥没有帮你。
 
    死道友不死贫道,来吧你呢。
 
    一脸茫然的疯道长,正敞开着道袍,抠着脚丫子,在自己的丹药房中,开炉炼丹呢。
 
    由于丹房之中的燥热,让他是鞋袜皆脱,撒丫子的放肆了一把。
 
    可是谁成想,一队羽林卫,加上两个小黄门,就将他的丹房给围了。
 
    连拖带拽的就将他从道观之中给拽了出来,七手八脚的就将其塞进了马车。
 
    ‘砰!’
 
   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就从他的丹房之中迸发了出来,几个小道童兼小药童,就像是经历过无数遍一般的,轻车熟路的拎着装满了水的水桶,朝着丹房的方向冲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郑道长又炸炉子了,大家快救火啊,晚了又烧一座房子,影响吃肉啊!”
 
    ‘哗啦!’
 
    片刻的功夫,开出去的马队身后,就冒出了滚滚的青烟。
 
    想来,火势被顺利的控制住了。
 
    在马车中被四五个大汉控制住的疯道长,就抽了抽鼻子,尴尬的一咧嘴,竟是不知道怎么给自己找补了。
 
    反倒是为首的宦官十分的焦心,这样的一位道长,能有顾大人口中所述的本事?
 
    莫不是因为顾大人年轻,被这个牛鼻子老道给骗了吧。
 
    若是依照疯道士不擅长的炼丹学术来说,这宦官还真是猜对了。
 
    但是等这个一脸漆黑的道士,被带到了武皇陛下的面前的时候,在场的所有的人,都见识到了一个超级神棍的诞生。
 
    他见到场内其人,一次的叩拜,高呼出了所有人的名讳,狠狠的秀了一把,玄学之中的观相的本领。
 
    待到他秀完了本事,端坐在李旦的下首,听见了召唤他到来的原因之后,就在心中默念了一万遍的三清在上,真想将顾峥这个只会帮倒忙的损友给扎死。
 
    笑话,请神啊!
 
    这是需要多大的道行才能办得到的事情。